网站首页 | 书画新闻 | 每周一家 | 展赛信息 | 国画名家 | 书法名家 | 书法作品 | 绘画作品 | 拍卖信息 | 书画收藏
书画常识 | 国之瑰宝 | 书画轶事 | 书画评论 | 书画视频 | 名家访谈 | 理论研究 | 中原名家 | 站务动态 | 关于我们
站务动态
· 翰墨书画网站长致辞
· 翰墨书画网版权申明
· 新的起点 新的征程
· 翰墨书画网与奉儒轩画院结盟
· 全国书法百杰高茀棠老师为翰墨书
· 翰墨书画网点击突破100000
· 河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顾翔
· 翰墨书画网首届70年代书画名家
· 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副主席司马武当
· 整理翰墨书画网友情链接通知
名家推介
正在添加中...
站内搜索
展赛信息 返回首页
台一台台——王子虚戏画作品展即将启幕


主办单位: 

美中经贸文化促进会 

承办单位: 

感叹号艺术空间 

北京鼎盛千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个山美术馆 

东辰展览馆 

七臻美术馆 

美国中国美术馆 

人民艺术杂志社 

香港东方艺术中心 

東金21艺术俱乐部 

中影律动传媒有限公司 

北京天成东方艺术俱乐部 

北京世纪恒宇印刷有限公司 

中艺晋商(北京)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北京卓艺梵程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出   品  人:  张宝华 

策   展  人:  吴东金  宋轲 

学术主持:徐旭 

媒体统筹:金燕 

展览时间:2019.4.1 —2019.4.15 

开幕时间:2019.4.1下午3时 
展览地址:北京798感叹号艺术空间(797路工美楼一层) 

 

参展画家:王子虚(大谷山人) 

关于学画 

     年少时,父母上班,长我三岁的姐姐也己上了小学。那时,正是“文革”后期,社会十分动荡。我常常一个人被锁在家里,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几乎是没有什么玩具的,于是各种家什物件儿,都被我当作了玩具,日久天长,便感索然。一天,百无聊赖之余,找来一本《新华字典》,把不认识的字在家中厨房门后的一块水泥墙上,用粉笔描摹下来,等父亲下班后请教,父亲很高兴,以为孺子可教。几周后的一个星期天,父亲把我叫到面前,要检查一下我的学习成果,一番听写之后,发现学过的字几乎忘了一半,乃怒气勃发,罚我将忘记的字各写十遍。如此几次,我的识字兴趣被恐吓得荡然无存,还落得一个严重的后遗症——提笔忘字。 

     为了转移来自父亲的"压力",我假装爱上了画画,严父"望子成龙",信以为真,把我带到他单位的一位工会宣传干部的家中,学习绘画。我已全然无法记起,过了多长时间,这番“弄假”俨然“成真”,我似乎还真爱上了这“玩艺儿”。日月辗转,工作多所变更,但画画儿这"玩艺儿"却在我心里须臾未离。 

      这一画,直到今天。 

                                                                                         ——王子虚

说"瞎画" 

     在我的朋友圈中,有几位不事绘画,偶尔涂抹几笔的朋友。兴酣意足之后,朋友请我指点一二,这在我是十分高兴的一件事,一则我无所保留,所言即所思,虽是信口,但于朋友而言,听者有心,居然颇得助益;二是,窃以为,嘿嘿 ,更大的获益者是我,因为他们那种逸笔草草、粗头乱服,甚至蹩脚憨拙的画作,澎湃着原始的生命气息,那真情实感的"真",那不加修饰的直率表达……常常令我波澜惊起,心手叹服! 

     问其如何画就这般,友人说,我是"瞎画"的,这"瞎画"正是我这所谓"专业"所求之不得的。"专业"看似"高大上",但常常被"作茧自缚""出规入矩"所困束,缺少了一丝轻松闲适的“玩儿”的心态。艺术是本真的,一旦端着,便己落了下风。 

     在我们祖先的岩画,民间的彩塑、剪纸里,无不洋溢着强烈的原始生命力。 

     奥班恩说:"那种许多世纪以来,扼杀天然冲动的教条主义教育废除之时,就是我们能够充分实现‘艺术家'这个词不再是职业的名称,而是人的天生的创造能力勃发的心境之日″。此语我引以为座右铭,并努力的践行之。 

     所谓"大题材""主旋律""正能量""宏大叙事",在我,恕难为之,我是以"假大空,高大上"为耻的。平生所愿,只是通过绘画找到一点活着的"尊严",通过绘画给"心灵"找到个安置的所在。 

     无他,平常心,如是而已。 

                                                                                 ——王子虚


方家辑评: 



“咦,很好玩嘛,画画首先就是要好玩、有趣,还要有理,你画的很好,你就这么画,非常好......”。 

 ——韩羽(画家) 



子虚画戏画,不同于他人。他画的戏画,是戏剧的如梦如幻。他的戏画是戏曲轻音乐,不是戏剧的大锣鼓。描绘戏曲中如丝如弦般淡雅音域。他的画面处理,不同于其往日的大面积留白。而是以轻松的人物与文字铺开的,彼此故事中情节展现的。这是国画构图中一个突破。最近,子虚画从舞台转向对当下的戏说。更有时代感。希望他的画无论是题跋,还是用印更加讲究。一物一线如金,一方一寸珍惜啊! 

——丛無爲(学者、画家) 



写给子虚的几句话 

 大凡从事艺术的人,都非常在意的一件事情,就是能否在画作上找到自已的独立语言,或者说是能够寻找到一种属于自己的独有的图式;也可以说是独有的一种"样式"。 

   我知道,在许许多多根本没受过专业训练的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素人"原生绘画者,他(她)只要一出手,"独创"的形式(图式),便立马呈现,这让我们这些受过多年培训的"专业"画家羡慕不已,(这其中的奥秘还有待慢慢探寻……)。 

   我想子虚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很幸运,早早地寻找到并一直锁定在这个样式上探寻,至少有几年了吧!在他大量的这独立的图式上,我看到了他的才情,艺术的基奠,对京剧,各类戏曲的了解喜爱,再由之扩展到对传统小说,传说,故事以及经史,子集外涉猎:应知在他看似云里雾里的灰调子的渲染下面,呈现出极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只要你有耐心,但会慢慢找寻出一大把好玩,好品的人物与山川物态。孑虚像一个过份贪玩的孩子,留恋其中,沉迷在内,不肯停息。我却在此时在旁,棒喝一声:"切不在此贪恋过久″,须从这让人痴迷的"趣味"中警醒过来,去旁涉更多没有趣味的一一更有生命的大味的甚至乏味的万物,撷取,审视,发现,领悟,做一个大艺术家需要寻找的"没有"图式的图式! 

    要知道,我一开始写的那些让我心羡不己的原生画家,当三年过后,五年过后,十年过去后,他(她)大多的画作还仅仅停留在形式(图式)上,其內在的內容都空洞苍白,令人扼腕叹惜不止…… 

    这其中隐情,我们心照不宣,真正的艺术之路很残酷,"图式"之外更重要的是内在的生命的丰娆。聊聊数语,一时乱说出备子虚一粲。         

          简公2019.3.1(上苑适吾堂)草就于京华 

——徐忠平(画家) 



子虚这个人和他的画都太耐人寻味。先说子虚这人,正如子虚之名,真正的是名副其实。子虚清淡如水,而且是纯净水;轻盈如风,而且是春风。子虚的每一次来去,几乎都是飘来飘去,不惹红尘,不扰生命。谦虚几乎是子虚与生俱来的本份,但自信让他成为更加完美的君子。子虚的戏剧人物画,则让子虚既入画又入戏。子虚笔下,悲悲惨惨,凄凄切切,晓风干,泪痕残。仿佛每一幅画都是“别姬"一一让女人掩面拭泪,让男人情不自禁去摸胯下腰刀……子虚即便是画江洋大盗,山大王,在逃犯,都充满着悲悯和怜爱,都好像是要立地成佛。古人汤显祖: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今人子虚是也,艺游长生殿,墨泣牡丹亭,直叫人生死相许一一“情之致也”。 

——孙玺祥(而己美术馆馆长) 



初见子虚先生的作品,以为简单似儿童画,其实大谬不然。仔细研究,才知大有学问:他的戏剧人物是以孩童般的天真稚拙的思维,用夸张、变形的手法传神地表现了质朴无华,自然凝重的主题,这正是子虚先生对中国画内在的精神内涵和艺术张力的深刻体会和把握才会有的结果。有着高雅的艺术基调和耐人寻味的余韵。 

     ——魏剑刚(律师) 



     最初見到王子虚的画,是在南京画家村,那时他画花鸟画,有着一些悠悠淡淡的味道。不料想他一个跟斗翻到了戏曲人物画中,我还真佩服他的勇气哟。 

     多少年过去了,他的戏曲人物画从生到熟,由熟返生,历经时间锤练及生命的润养,慢慢品出了画中的意味,抒发了胸中的逸气,无论是画中人物的一颦 一笑,一喜一悲,或是画面的一点一线,都是寄托和揭示他对古往今来世相人生的评价与感概。 

     所谓“戏如人生,画如其人”,虽然都是画戏曲人物画,王子虚的画不是关良也不是韩羽,而是有着由他心中流涌出对人生及戏曲的理解与表现的一个画家。 他画的是他自己。 



——马丽(画家) 



     生活中的子虚是个理想主义者,还有点小资派头,对生活状态颇讲究,不苟且,衣着宽松,多印有花纹图案,朋友们戏称他为花子虚。从仪表看就与众不同。搞艺术的人比普通人的生活方式要多姿多彩些,内心的丰富性决定了生活层面的高低,艺术家富于心灵的情思和畅想,赋有超常态的心里体验和敏锐的感觉,因此灵感会时时呈现在他们内心世界即眼前,创造力既像高山之流水涓涓而下,世界因有艺术的创造而丰富多彩。 

——何金时(画家) 



这是一个缺少诗意和诗人的年代,子虚兄不谛是一个寻诗觅宝的孤独者。从他那满纸烟云墨色淋漓的画面中,隐现着桐阴转午,晚凉新浴,亦或是"石榴半吐红巾蹙,,,芳心千重似束″的万种风情,看到了心底深处久违了的诗意。新文人画是一个孤高的境界,,呵呵呵!据说没有人可以两只脚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子虛兄似乎做到了。 

——陈建辉(画家) 



生活中子虚天真的像个孩子,绘画中的子虚也是如此,好玩,有趣,又诙谐。他从传统的绘画走进了现代艺术,在他的导演下,他的新戏目纷纷登台,从我认识他起,眼见他一步步在绘画上的蜕变,面目越来越鲜活清晰。真心为他探寻到自己的艺术语言高兴。 

  ——刘薇(教授) 



在艺术创作上,子虚先生是不甘于“因循”的。此前,他于文人画会心颇多。如今,他对中国画的形式开拓越发进入纵深,似乎弦辙又易。这其中有一个“变而不变”的东西,那就是他的“文心”—对艺术本质的猎寻与坚守。 

——许盛华(诗人) 

影像戏剧,留白人生 

              ——吴东金(北影之星艺术院线总经理) 



戏子虚,观其画,随意外止,收于心。用线有分化,书为上者。情曲奇幻,纳于杂谈。 

   ——郝中豪(画家) 



子虚兄写意人物画作品,画面中人物造型适度夸张、变形,具有十分传神的独特的艺术效果。从人物的表情、动作及衣饰等方面,能够感受到人物内心世界的乐观、自在、逍遥,笔墨恣肆酣畅、视觉冲击强烈,同时借鉴敦煌壁画色彩、人物造型植入画中,表现出雄浑的气场和氛围。 

       己亥新春之际顺祝老同学子虚兄充分享受绘画过程给您带来的幸福、快乐! 

       ——郭执铨(画家) 



看子虚兄的作品我想到,佛经有语一切有相皆是虚妄。然维特根斯坦有言“不要想,而要看”如果想我们总会找出无数理由为同一事态开脱,所以放弃一切理论的扶持去体验事实本身。 

——大兵(画家) 



王子虚的意义在于把某种程式化的表意性的符号打破、然后重组。他的多样性的形式组合所包含的丰富的语汇,正是中国传统艺术范式向现代性过渡的必然。传统范式显然是单一的,而现代性是把这种单一打碎,进行个人极具个性化的内化。王子虚的戏曲人物,原先戏曲表意秩序被打破,他重组了自己的语言构建方式。这种构建是对传统的现代再造。 

        ——萧联强《大唐美术》主编 



大谷山人王子虚的绘画属于文人画的范畴,书法,线质,构图,设色均有自己的特色。戏曲人物和及其内容作为绘画的一个门类,可以看作文人画的一个特例,其实还包括小说,历史人物,故事,诗歌,事件等题材。但戏剧是经过文人加工的产品,在此基础上再经艺术家的加工,来递增其意义和指向,具有了多层含义。因此,我们将戏曲人物看作是文人画的一个重要表现方式,一个是变形,一个是戏曲脸谱,叙事即带有内核的情节故事构成对历史,时代问题,人心的多重奏回响。比如历史上的关羽,文学中的关羽和戏曲中的关羽,再到绘画中的关羽,皆层层转化。文学艺术中的人物是日常和俗世社会的稳定结晶体。戏曲脸谱是最初的艺术创作,而文人画又将戏曲故事进行了二度创作,以文人画的角度进行了新的审视,构成自己的演出和舞台。脸谱不同于自然人,已经进行过创作,这些创作都带有象征和隐喻,进而构成了一个认识世界的体系。 

——霍香结(学者、画家) 



与子虚先生相识已有六年,先见其画,后识其人。一次在白阳道人的家宴上,与子虚先生偶然相遇并成为好友,后来有幸收藏了子虚先生的《中国好舞蹈》、《陶俑》、《牡丹亭》、《三国》等系列作品。 

子虚先生早年在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研修西画、版画、设计等艺术门类;并坚持研习书法。后在《羲之书画报》担任编辑部主任多年,对艺术有很高的识见与修养,给他后期转向新文人水墨戏画的创作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子虚先生是一位思想型的画家,他始终在求变,求创新,探寻新的绘画语言与符号,他大胆地把戏画作品融入涂鸦、玩偶、东巴文、童体书法等新元素,偶尔借鉴服装时尚。艺术上古今混搭、中西合璧。其功在画内,意在戏外,子虚先生的作品已然成为了戏画史上的一朵奇葩。     

——刘海博(媒体人、收藏家) 

 

中国青少年书画 收藏新闻网 黑龙江艺术网 中国美网 大中华书画网 成功书画家 书画网 中国警察书画 中国名家书画 中国题字网 艺术资本 中国美术服务网
中国画家网 卓克艺术网 中国篆刻网 博雅艺术网 收藏界 书画互动 静雅艺术网 唐尧网 华夏书画 郑州书画网 中奢网艺术 河南书画网
中国在线艺术网 大为书画网 书画网 书法屋 陈良才国画网 盘古书画网 安徽书画艺术 汉语字典 景德镇陶瓷 浙江美术网 博华艺术网 东方艺术媒体联盟
中国艺术收藏网 藏品投资网
翰墨书画网 shuhuazy.com All Right Reserved 2012
本站所有文字,图片部分为网络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翰墨书画网所有栏目设置、页面及美工设计均由本站研发制作,对于任何抄袭、仿造、镜像我们将视为侵权行为。 我们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的权利。
豫ICP备11003502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